投票时间:
4月25日0:00—4月27日24:00
请使用新浏览器访问投票
部分过旧的浏览器无法兼容页面
 
贤妻李克红:农家嫂举巨债为小叔子换肾
来源: AnyBody | 日期: 2015-05-11 | 点击: 605 | 打印本页 | 返回列表  

“人都没了,我们还要钱干什么呀?”农村妇女李克红用简单的一句话说出了她举巨债为小叔子换肾最质朴的理由。

2000年的秋天,不幸降落在了顺城区前甸镇关岭村的老冯家,冯家的二儿子冯明哲经医院确诊患上了尿毒症。为了给小叔子治病,冯家的当家人——大儿媳李克红毅然担起了救治小叔子的重担。她没有向社会和政府求助一分钱,而是靠自己的能力,前后借债30余万元为小叔子进行了肾活体移植手术。

30万元在农村绝不是个小数目,如果说借债需要勇气的话,还债需要的是更多坚韧不拔的意志。经过李克红的坚持和努力,她不仅把小叔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还带领全家人偿还了全部债务,走上了致富奔小康的道路。

李克红今年34岁,虽然外表很娇小,但在关岭村民的心中,她却是一个比男人还要坚强几分的“女强人”。村民们都说,冯家娶了个好儿媳,如果没有克红,老冯家就完了,关岭村有这样的女人也为咱村里增添了不少光彩。

小叔子患上尿毒症  农家嫂卖门治病

李克红在前甸镇甲邦村当姑娘的时候就非常懂事,初中毕业以后就开始帮家里操持起了家务,因为她处事很公道,尊敬老人爱护幼小,在娘家那边邻里间都有相当高的威信。1997年,24岁的李克红嫁给了邻村的小伙子冯明良,转年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冯家四世同堂,李克红上有公婆、爷爷、奶奶,下有一个未结婚的小叔子和刚出生不久的宝贝儿子。作为冯家长子的媳妇,它自然承担起了操持整个家庭生活的重任。一家人其乐融融,生活虽然简单但也自在开心。

冯家以农为生,种有几亩水稻和旱田,养活一家人吃饭是不成问题的,但想靠几亩田地发家致富起来却是十分困难的。为了过上好日子,2000年年初,听说现在木材市场生意好做,做木门挺好,赚钱也挺容易的,李克红与丈夫几经商量后,又做了简单的市场考察,借了30000元办起了一家小型的木器加工厂,他们给自己的加工厂起了一个充满希望的名字——“人和木业”,希望厂子就像名字一样,和和美美。厂子刚建立起来的时候,李克红手里的流动资金只有1200元钱,连进木料的钱都不够,李克红和丈夫两个连赊带借,终于生产出了第一扇木门。看着第一件劳动成果,两个人高兴的哭了,他们不断的努力,刻苦钻研,怎样做出质优价廉的木门,打开销路,扩大经营,成了两个人心头的一件大事。

正当木器厂的经营即将走上正轨的时候,他们却不知道恶运正一步步的向他们家靠近,即将打破这一家的宁静。2000年9月,李克红的小叔子冯明哲经抚顺矿业集团总医院检查后确诊患上了尿毒症。听到了这个噩耗,真是犹如晴天霹雳。治疗尿毒症对病人的身体是一种极大的折磨不说,费用更是相当的大,隔几天透析一次的费用要300余元,一个月下来,不包括药费、床费和其他生活费用,仅血液透析一项费用就要4000多元的花销。到了后期,随着冯明哲病情的不断加重,透析几乎每天都要进行一次,钱也就花得像流水一样。

刚刚有起色的厂子和家里都要靠李克红一个人支撑、照料,那一年她的儿子还不满4周岁,为了生产,她把孩子送到了娘家,最忙的时候甚至几个月都看不到孩子一眼,作为一个母亲她把对儿子的思念深深的埋藏,看着年迈的老父亲、老母亲,多少次她在电话里哽咽了……。进料、生产、跑市场,李克红真是忙得心力交瘁。可是与忙碌和劳累相比,接到医院催款单的那一刻,却才是李克红感到最难受、最无助的时候,但就算是再困难,她也从未在钱上对丈夫、对冯家说个“不”字,总是对丈夫和公公、婆婆说放心吧 你们就把明哲照顾好就行,给明哲治病的钱“我有办法”。

抚顺的建筑工地差不多被李克红跑遍了,各处工地几乎都留下她的脚印。东到东洲,西到望花,北到顺城,南到古城子。每当有楼房竣工,李克红就地支起一个简易的棚子,无论狂风暴雨还是烈日炎炎,李克红都在外面向客户推销自己厂子生产的木门。众所周知,在房地产行业彼此拖欠工程款是比较普遍的现象,而当人们听说李克红卖门是为了救小叔子的命时,同情她的人们都对这位农村妇女产生了由衷的敬意,有了钱都提前给她,李克红卖出的门回款速度总是最快的。李克红说,直到今日他都非常感谢买她产品的每一个人。

有一段时间,由于治病的费用太大,厂里缺少资金险些倒闭。有人说,得了这种病,连富裕人家都承受不起,何况你们这样的一个家呢?还有人说,你太傻了,她也不是你的亲弟弟,治不了就算了呗,别闹个人财两空。有关心克红的朋友、乡亲看到一天瘦似一圈的克红都很心疼:“克红你已经尽力了,这样下去你也会被累跨的。”李克红也愁呀,多少次,她也想过放弃;多少次,她也埋怨命运对自己的不公,怎么自己就要承受这么多的压力。多少次,想到自己儿子、想到自己的老父老母,她也曾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的大哭一场。但是,但是看到丈夫一方面心疼自己,一方面为弟弟的病情担忧,为年迈的父母心疼。看到小叔每次被病魔折磨的痛苦表情。她问自己,难道要放弃亲人的生命,不管不顾吗?不,不能那样我也决不能倒下,这个家不能散。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叔子失去生命。她哭着到娘家挨家挨户借钱,通常农民很辛苦,苦巴苦业的一年到头也存不了多少钱,每家最多的存款也就是一两万,可这都是乡亲们的血汗钱,克红也不好意思和大家张口,可是一想到家里的情况,她还是开口了,由于李克红在娘家人缘好亲属和邻居都愿意倾囊相助,李克红还是坚持给借款的挨家挨户都打了欠条。

从2000年9月到2003年4月,给小叔子治病花了多少钱,李克红自己都有点记不清了,仅2002年正月的24天里,冯明哲在山东一家医院治病就花掉3万余元,两年时间里,大约花掉了10万余元。别说对一个农村的普通农家,就是生活在城市的有工资拿的家庭也是支持不住的。

为换肾借债30万   和谐家庭否极泰来

2003年初,冯明哲病情加重,死神正一步一步地向他逼近,躺在病床上的冯明哲连呼吸都很困难。医生说,仅靠血液透析根本挽救不了他的生命,想要救他生命的最有效、也是唯一的办法就是给他“换肾”。

“换肾!”病床上的冯明哲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流着泪对守在病床旁的哥嫂说:“我谢谢你们,为给我治病你们花了那么多钱,不要再白往里扔钱了!”李克红含着眼泪对小叔子说:“没有人,我们要钱有什么用呀,爸妈那么大岁数,你难道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别说傻话了,你的病肯定能治好,换了肾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又安慰公婆:“你们不要难过,换肾的钱我去想办法。路是人走出来的,没有过不去的河,医生说有办法我们就有希望,明哲很快会好起来的。”

李克红是“人和木业”的厂长,丈夫长年在内蒙古满洲里林区跑材料,厂里的生产和销售由她一个人掌管,对于厂里有多少钱她最清楚,经过几年的折腾,账面上几乎没有什么钱了。要想继续生产就不能换肾,要想换肾就不能生产……此时从沈阳一家医院传来了好消息,现在正好有一份与冯明哲相配的肾源可以进行肾移植,但是换肾的初步费用要20余万元,再加上后期辅助治疗措施等一共需要30余万元。听到这个消息,李克红没有半点犹豫,这样的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有多少人,想换肾,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肾源,老天既然给了我们机会,我们一定要珍惜,马上决定进行换肾手术。

李克红先给婆婆拿出2000元到沈阳预定好肾源,丈夫在外地的朋友慷慨解囊借给冯家20万元,另外还有10余万元的缺口。有人说,你们应该到政府和社会呼吁一下,寻求他们的帮助。要强的李克红也曾这样想过,但是与丈夫商量了很久,现在得这种病的人很多,政府帮也帮不过来,在不是实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们能自己解决还是自己解决吧,别给政府添麻烦,实在不行再说!

该借的人都借过了,能想的办法也都想了,那几日无人的时候,李克红因为筹措换肾的钱无果而躲在屋内一个人哭了一遍又一遍。无奈之下,她想到了民间贷款,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高利贷”。这种借贷利息非常高,但为了挽救小叔子的生命只有走这条路。借10万元,1年的利息是2万,两年就是4万……这样的利滚利,像滚雪球一样。到最后还不起,也许会让这个家倾家荡产的。

2003年4月28日,冯明哲进行了肾脏活体移植手术,手术进行了4个多小时,也许老天也被这样的一个坚强而又善良的女人感动了,在家人的期盼中,冯明哲被推出了手术室,手术最终取得了成功,冯明哲的生命被医生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一家人抱在一起痛哭起来,是幸福,是感动,是苦涩,是好多感情掺在一起的特殊滋味。刚做完手术那一段时间里,辅助治疗期间所用的药物全部都是进口的,每天要花掉7000多元,后来改用国产药物,费用虽然减低了不少,但是每天的费用也要4000多元。每天还要有个专人人在沈阳进行全天24小时的陪护。就这样大约1个多月后,冯明哲终于走出了医院。

3年时间过去了,冯明哲的身体状况一直良好,但是一年的医药费和检查费加起来还要20000多元。冯明哲非常感谢哥哥嫂子,尤其是嫂子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不善言谈的冯明哲总是说,要是没有我嫂子,我早就活不了了。公公婆婆也逢人就说:“我们老冯家真是积德了,才娶了个这么好的儿媳妇,知足了,我们老两口子有福了。3年的时间里,这个当嫂子的更是对小叔子的饮食起居照顾的妥妥帖帖,有什么好的,有营养的都是紧着明哲先吃,难怪有时候连儿子都会撒娇的说:“妈妈,偏心,妈妈不喜欢我了,有什么都给叔叔吃”。这时她总是抱起儿子歉意的说:等以后妈妈挣好多的钱在给宝宝买很多很多的好吃的,现在叔叔有病有好的当然要先给他吃喽,这时懂事的儿子总是点点头:“妈妈我听话,你可得说话算数呀咱俩拉钩钩。”就这样,冯明哲的病一天好似一天,有时候还能到木器厂干点轻活儿。他也想赶快好起来帮一把这个家,帮一把这个好嫂子。

随着冯明哲病情的好转,木器厂扩大了生产规模,虽然厂子现在规模还很小,但李克红对未来充满了信心。除了家里人在厂里做活以外,李克红还为几名下岗工人安排了就业。

我们见到李克红的时候,她浑身、头上都粘满木屑,不像老板倒像个工人。她说这几年都是这样过来的。2006年春天对于李克红来说是异常崭新的,由于她经营有方,所制作的木门质量好,逐渐打开了市场销路。订单也越来越好,到厂里订购木器的客户对我们说,与李克红这样的人做生意我们感到塌实,她的所作所为让我们这些老爷们都佩服。一个这样善良的人,做买卖肯定讲信用,信得过,产品质量也肯定有保证,我们一百个放心。

经过几年的奋斗李克红不仅偿还了给小叔子治病欠下的所有债务,而且给公婆盖了三间宽敞的砖瓦房。家里情况一天天的好起来,当我们看到这个朴实的农村妇女的时候,她有些害羞,李克红说:“我只是千千万万个劳动妇女中的普通一员,我所做的只是平常人都能做的事,谁摊上都得这样,做这点事,却受到了社会各界对我们的关爱,我也不会说什么,但今后我将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去,回报社会,为半边天争光”。

版权所有:抚顺妇女联合会  电 话:024-52650274
邮 箱:fsflxcb@163.com 网 址:www.fswomen.org     办公管理

技术支持: 英特企业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