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时间:
5月7日20:00—5月10日23:55
请使用新浏览器访问投票
部分过旧的浏览器无法兼容页面
 
孝女赵晓岚:像“妈妈”一样做女儿
来源: AnyBody | 日期: 2015-05-27 | 点击: 770 | 打印本页 | 返回列表  

我叫赵晓岚,出生在抚顺县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山村,父母都是踏实的农民,我像其他农村孩子孩子一样,虽然没有充裕的物质生活,但淳朴的乡风和天真的伙伴,伴我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美好童年。

转眼,到了高中,长年辛苦劳作,使得爸爸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为了供我读书,妈妈挑起养家的重担,在我的心里,妈妈不仅是经济支柱更是我的精神支柱。知道我的学习机会不容易,我一直很努力。高中三年,我的成绩一直在年级名列前茅,并且还担任校学生会主席,在高三时,我顺利成为学校仅有的两名学生党员之一。每每邻居们谈论起孩子的成绩时,我总能看见妈妈向上泛起的嘴角,我知道,那是她欣慰且幸福的微笑。可是就在我全力应对备战高考时,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说妈妈病了,当我赶到医院,看到平时连感冒都很少得过的妈妈躺在病床上,连话都说不清楚;瞬间感觉天都踏了。

大夫说妈妈得的是脑出血,幸好发现及时且出血位置较浅才没有生命危险;可是一般这种病都会有后遗症,所以家属护理很重要,如果与大夫配合照顾的好,也许后遗症也不会太严重。于是,我跟学校请了一个月的假,毅然决然的来到医院,照顾妈妈,直到后来妈妈康复出院的,除了有一只胳膊偶尔会有麻木以外,并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那一年我17岁。

虽然没有考上一本大学,可是我以高出二本分数线48分的成绩被辽宁医学院录取,接到通知书的那天,我看到妈妈的眼中是擎着泪的。

大学毕业后,我应聘到沈阳一家股份制公司做总经理助理,而且入职第一年就被评为最佳新人,正当我满腔热忱的准备好好发展事业的时候,家里又传来爸爸去世的噩耗,那一年我22岁。

空荡荡的房子里,我不肯留下妈妈形单影只的一个人;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妈妈随我一起来到沈阳生活。可是时间久了我总加班,妈妈常常一个人除了发呆、看电视,连想逛逛都找不到熟悉的地方。很快妈妈不顾我的反对自己回到了抚顺。为了能好好的照顾妈妈,爸爸去世的第二年,我参加公务员考试顺利考入顺城区会元乡政府成为一名公务员。妈妈可以跟我生活在一起,下班后我们一起逛逛超市、广场,隔三差五她也回农村小住些日子,我知道,那是故土难离。

这样的日子虽然不宽裕,倒也惬意;可谁知好景不长。2012年9月1日,回到农村的妈妈电话一直打不通,都说母女连心,心里一直放心不下,我将电话打到叔叔家;等到叔叔到我家里的时候,发现妈妈已经昏迷倒在地上。CT结果显示,妈妈左脑大面积出血,大夫说妈妈现在生命垂危,需要立即手术,如果不手术生命可能维持不了几天。可是即便手术也80%下不了手术台,即便手术顺利按照妈妈的出血量可能也不会有清醒的意识。不管有多大希望我都要试试,我要妈妈活过来,那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清楚的记得,读了十六年书,那一刻的笔格外的沉重,重到我的手一直在发抖。

漫长的几个小时后,妈妈直接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重症监护室的患者家属需要24小时在监护室门口守着,因为患者随时会有生命危险,那些天,我的心一直悬着,盼着大夫能出来好赶紧打听打听妈妈的情况,也害怕他带来不好的消息,在这样的煎熬里,我这一守就是7天。眼看着同一天做手术的患者都醒过来,就剩妈妈还一直昏迷。监护室里的妈妈每天只能探望一次,每次只有三分钟,她被剃光了头,虽然头上的管子撤掉了,可还是沉沉的睡着,就那样沉沉的睡着,睡的女儿的心都要碎了。大夫说,妈妈昏迷的时间越长,醒过来的希望就越渺茫。握着妈妈的手,我泣不成声,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要妈妈醒过来!

我找到负责妈妈的主治大夫,强烈要求要进入普通病房,并在保证书上签了字,一切后果自负。在单间病房里,我需要24小时监测妈妈的体温,给她翻身,扣背、做雾化、定期给鼻食管里推水和流食等等,虽然不是很专业,可是我能一直守着她,天天在耳边喊着她。半个月过去了,妈妈一直沉沉的睡着,大夫说,妈妈很有可能就这样一直昏迷,也就是传说中的植物人状态。家里开始有反对的声音,我知道,大家都是为了我好,说我还年轻,拖着这么个植物人的妈妈以后怎么生活,可是,我不能放弃,因为如果是换成妈妈,只要有一口气在,她绝对不会放弃自己的女儿,这个时候的女儿,又怎么能放弃自己的妈妈。

也许是妈妈听到了我的呼唤,昏迷了27天后终于睁开了眼睛。那一瞬间,所有的担心、焦虑和疲惫都化成了泪水。

把妈妈接回家里的时候她依然不能独立进食饮水,不会说话、大小便更不能自理,也不大认识人,唯一让我欣慰的是,从她的眼神里我看的出,她认得我。我从医院里开回的营养液也像在医院一样打鼻食,喂药、给妈妈翻身、换洗尿布、还请了一个24小时保姆,替我在上班的时候照顾妈妈。在我的护理下,妈妈可以慢慢的喝点水,于是我开始用勺子喂水,用一周的时间逐渐撤掉了鼻食管,怕妈妈起褥疮,我从药房给妈妈买回气垫,为了让妈妈换换角度能看看窗外的景色,我从沈阳医疗器械市场给妈妈买来了能升降的床。脑出血患者都要做康复治疗,我也想给妈妈做康复,可医院根本不收这样重症的,我只能在别的患者做康复治疗的时候浑水摸鱼跟着去学,然后有模有样的回家给妈妈做按摩,还给妈妈请来了上门服务的中医,每天针灸,更是从食物营养上精心搭配。

其实医学院毕业的我知道,妈妈的出血量太大,脑神经受损严重,能醒过来已经是奇迹,以后都不会再说话,而且会一直卧床。可作为女儿,我不会放过任何一点希望。半年过去了,妈妈的精神意识奇迹般的有所好转,我很欣慰,也很不知足。整天躺着不仅仅会伴发坠积性肺炎,而且慢慢的肌肉也萎缩了,要是妈妈能做轮椅多好。每天下班回家,我跪在床上,把妈妈扶着坐起来,然后靠在我的怀里,因为长期卧床,加上她身上的肌肉和关节都很僵硬,妈妈像个婴儿一样,即便是靠在我的怀里,自己连头都不能抬起来,要想让妈妈坐轮椅,必须自己能抬起头才行,就这样从10分钟、20分钟一直到一个小时,每天从床上下来,脚都麻到大腿,下地都需要阿姨帮忙。经过近两个多月的锻炼,妈妈终于可以自己抬起头来了……

现在,妈妈的状态好多了,虽然隔一段时间就要住一段医院,虽然她任性的像个孩子,稍有不顺心就大哭大闹,虽然她被我宠的只有每天晚上我搂着哄着才能入睡,且一不舒服的时候就会拉着我的手整宿的让我陪着,虽然巨大的生活开销让我的生活并不宽裕,虽然为了照顾妈妈我没有一点自己的业余时间,可是我看到妈妈每天像个孩子一样依赖我的样子,看着她坐轮椅的样子,我有种常人体会不到的发自心底的幸福和欣慰。

身边了解我的人都说我了不起,其实,我觉得真的没什么,了不起的是妈妈,我只是在尽力的像“妈妈”一样做女儿。

 

版权所有:抚顺妇女联合会  电 话:024-52650274
邮 箱:fsflxcb@163.com 网 址:www.fswomen.org     办公管理

技术支持: 英特企业在线